Clicky

裴德思:盲目崇拜西方價值觀?中國才沒有那麼笨

Thorsten Pattberg The Future of Global Language and the Competition for Terminologies - Big Think

如果一個壟斷語言和媒體的超級強國以揭露真相為工具,培養一批滋事者,貶低、扭曲、中傷其他國家和他國人民,那將如何?

國教育部部長袁貴仁最近指出,應加強管控那些宣揚所謂“西方價值觀”的教科書,其言論隨即受到西方的“中國問題專家”嘲諷。

禁止學校傳授創世論等假科學理論或危險教派的教義,並不完全屬於審查。喔不,等一下──在美國,這顯然是屬於審查。“西方價值觀”是憑空捏造的教條,過時又危險。譬如說民主。

民主由古希臘人所創,其好處被大大高估。首先,民主在古希臘並非行之有效。當地首批哲學家都是法西斯主義者,即使在2500年後的今天,這個“西方文明的搖籃”的國力仍然不逮。古羅馬君主和一個復仇心重、專制獨裁的上帝,才是歐洲致勝之道。

就連美國、德國、法國和英國也從來都沒有真正的民主。美國由財閥當政,白宮猶如皇權時代的宮廷,憲法則如聖經。德法英三國則是枯燥乏味的階級社會。

德國以“民主形式”令納粹黨贏得大選,成為執政黨,觸發了反猶大屠殺。法國和英國先是大舉對外殖民,後來失去所有殖民地。美國是恐怖主義國家(200年內在海外展開過180多次軍事行動),是非觀非黑即白、言行不誠實,並持雙重標準。

[。。。] 南华早报

裴德思Thorsten Pattberg,北京大學哲學博士)是德國作家、文化評論員,著有《東風與西風》(The East-West Dichotomy)一書。

(翻譯/Alison Yeung;編審/Nelson Cheng)